特稿丨在驻澳门部队,遇见骑摩托车的女兵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22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四川姑娘宁佚在2019年的军营开放日上成为摩托车特技表演的一员,这是她参军入伍的第二年,能在义务兵阶段就成为其中一分子,宁佚特别骄傲。 来自场上的欢呼让这个1996年出生的小女生“兴奋到不行”,但最让她印象深刻的,还是她第一次“驯服”了翻斗摩托车。 那一天,已经完成初级驾驶训练的宁佚又一次来到训练场。

  
 

   拍拍身旁的摩托车,宁佚潇洒地跨了上去。

  
 

   “当时根本不会想摔不摔跤的问题,真能让斗子翘起来,就是摔一下也认了。

  
 

   ”宁佚揉揉头发,笑嘻嘻地回忆着几个月前训练的场景。

  
 

   “轰——”几辆摩托车一起启动,机油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。 宁佚的目光盯着前方的带教班长,紧紧跟随,却又保持着一小段“安全距离”。 站在一旁的教官认真地观察着宁佚的状态,终于,在宁佚绕场两周后,教官下达了翘边斗的口令。

  
 

   一阵风从耳边呼啸而过,宁佚右耳旁的“自然卷”顺势飞扬。

  
 

   她屏住呼吸,将更多力道灌注进两条胳膊,眉头轻轻一皱,身体重心压向左边。 “哇!成功了!”站在一旁的战友开心地大叫起来。 只见宁佚摩托车的边斗一侧已经抬离地面,半拉车身逐渐悬空,她谨慎地操纵着摩托车继续前行。 跑出十几米后,宁佚再次调整重心,稳稳地将摩托车压回地面。

  
 

   紧接着一个帅气的急转弯,摩托车发出高亢的嘶吼,宁佚将车开回到教官和战友身旁,一个急刹停了下来。 战友们一拥而上,拥抱着彼此开心地笑着。

  
 

   这是这群通信女兵无数训练场景中的一个,每当有人完成一项特技动作,每当有人做完一套特技表演,她们总会以最简单的方式——拥抱和欢笑来庆祝“小目标”的达成,也正是这简单却又让人激动的庆祝方式里,藏着她们不为人知的付出。 张健华曾“结结实实地摔过一跤”。 那是在一次训练中,由于摩托车速度过快,转弯时突然失控,张健华连人带车翻倒在地,她瘦小的身躯也被重重压在摩托车下。

  
 

   战友们急忙跑来扶起了摩托车,把张健华拉了起来。 张健华的第一反应不是看自己的伤,而是一瘸一拐地跑向摩托车。

  
 

   战友们心疼地看着张健华已经流血的手,张健华心疼地看着自己摔坏的摩托车吧嗒吧嗒掉眼泪。

  
 

   负责训练女兵的男教官,看过女兵们因为达不到训练效果而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,也看过女兵们因为达成训练目标纯真而欢畅的笑容,真正让这些男兵佩服的,正是这些女兵在一次次欢笑与泪水中爆发出的惊人意志力。 用于特技表演的翻斗摩托车重达400多斤。

  
 

   在表演中,这些女兵不仅要驾驶单车完成特技动作,更多时候,会有1-2名战友坐在摩托车上。 不仅如此,行进间的摩托车表演队伍,车与车之间都保持着极短的距离,稍有不慎,就会造成追尾事故。

  
 

   “用个小锤子,一点点把翻斗的凹陷部分敲起来。

  
 

   ‘铛铛铛’的,特别有趣!”杨玲和宁佚你一言我一语描述着追尾事故后的处理现场,仿佛全然没有觉得这在常人看来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。 其实,她们并不是不知道危险,“当时也会被教官训个狗血淋头”,只是,当一切过去,这些疼痛与泪水都成了她们心中闪光的财富。

  
 

   难以想象,眼前这些看起来有些文弱的姑娘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训练,才能最终呈现出那一场精彩的表演。 摊开这些女兵的双手,每个人的掌心里都留下了“驯服”摩托车的印记——老茧。

  
 

   摸着那一块块厚厚的茧子,仿佛能隐约看到她们在训练场上挥洒的汗水。 最近,网络上有句话很火:你紧握钢枪的手,却拿不起一双筷子。

  
 

   对这句话,这些骑摩托车的女孩深有体会,更有属于她们的独特诠释——完成摩托车特技训练的她们,仍要参加通信日常值班。 挂上耳机,嘴角上扬,手中的“武器”从沉重的方向盘变回到小巧的键盘,仔细看去,那一双双敲击键盘的手都在微微颤抖……学动漫设计出身的杨玲在完成第一次训练之后,开玩笑地对战友说:“以后我们要学‘大力水手’,训练之前吃一罐菠菜,肱二头肌‘嘭’一下就起来了!”对她们来说,以前拉都拉不起的单双杠、摆弄起来无比困难的摩托车方向盘,既是她们的“菠菜”,也是她们的“枪”。

  
 

   网络上曾有人问:“女兵骑摩托车做特别表演,有必要吗?”面对这样的质疑,杨玲和战友们从不去理会,因为从穿上军装来到驻澳门部队的那一天起她们就知道,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为履行防务做准备,自己无论经历怎样的艰难都是在为守护澳门做贡献。 军营开放日那一天,杨玲终于有机会牵着妈妈的手带着她看看自己生活战斗的地方。 妈妈也终于在那一天知道了乖巧的女儿原来还有这么霸气的一面。 离开军营时,妈妈反复摸着杨玲的手。 千言万语,最后只说了一句“照顾好自己”,语气里透着心疼。 参观军营的市民太多,参加完摩托车表演,又要作引导员的杨玲没法把妈妈和小姨送出军营。 这时,杨玲的几名战友走了过来,牵起了杨玲妈妈的手说:“妈妈,走,我们送您!”责任编辑:宋丽丽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